行业
留守儿童与中国发展代价
2017-6-28

 

 

 

《中国第三部门观察报告(2017)》得到中国扶贫基金会持续资助,由中国人民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所、公域合力管理咨询共同编撰,继2011年后第7年推出,于2017年5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报告》通过系统观察、分析和研究,见证第三部门发展脉络,致力于成为第三部门的风向标,引导和推动第三部门的健康进程。

 《报告》包括主报告、分报告、典型案例和大事记四部分。“留守儿童与中国发展代价”为该书的分报告。

 

 

天,经媒体曝光的留守儿童的悲惨命运比比皆是!留守儿童问题不仅仅是留守儿童这一群体的问题,而是一个综合性的社会问题,它有着更为令人痛心的深层痼疾,那就是中国的原罪。

告指出,留守儿童问题的产生源于国家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时的应急措施,源于城市对农村的廉价剥削。直到今天,这种原罪仍在持续:户籍制度看似松动了,但是影响农民工市民化的“隐性户籍墙”却高不可越,而且对农民工群体本身形成了一种惯性与心理约束,面对不公平的制度安排,农民工大多采取“默认”态度,因而陷入了自我身份认同强化—“隐形户籍墙”—“固化”的循环之中,不但强化了身份的不平等,在一定程度上也支持了不平等的分配的惯性与利益刚性;城乡收入差距持续拉大,青壮年农民工仍不得不“自愿”进城打工,而城市却通过市场自由选择机制将劳动后伤残病弱者退到农村,把扶育子女、赡养老人等社会负担抛给农村,由此形成恶性循环,城乡的不等价交换-城乡差距持续扩大-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来为城市做贡献,而城市的居民则坐拥建设的红利,却不需付出什么代价。

然大批到城镇打工的农民工寄回家的工资有助于改善农村地区的贫困状况。但是,贫困的缓解却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那就是数以万计的留守儿童,他们面临诸多问题,尤以亲情缺失、意外伤害、教育问题最为突出。父母与子女长期分离,家庭幸福的权力被剥夺,留守儿童在日常生活中无法得到父母最基本的照顾和关怀,导致生活质量下降,学习动力不足,不利于形成健全的人格。城市通过严苛的入学政策控制人口,农民工父母不仅没有时间,也缺乏足够的经济能力负担子女在城市里的开销,即便是让留守儿童在农村就读,政府提供的教育服务城乡差距悬殊。

管全社会已形成共识,留守儿童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必须面对,解决,政府、NGO、媒体都已采取了补救措施,但这些补救措施显得苍白无力。如,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对留守儿童数量及面临的问题进行摸底排查,对留守儿童提供关爱服务,督促外出务工父母依法履行监护责任; 公益组织在解决温饱、心理矫正、辅助教育、亲情连线等方面从政策倡导和服务方面采取了行动;媒体开始关注和报道农村留守儿童问题。

告认为,致使留守儿童问题出现的原罪不能回避,城乡之间的这条鸿沟若不填平,所有人都将为原罪付出沉重的代价。留守儿童现象无时无刻地在告诉我们,原罪远远没有救赎,享受着城市现代生活福利的每个人都有义务偿还。

分享到: 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