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
邓国胜丨互联网与中国社会创新的跨越式发展
2017-6-28

 本文摘自中国扶贫基金会主办,中国人民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所、公域合力管理咨询协办的《中国第三部门观察报告(2017)》新书发布暨中国第三部门观察论坛(2017)上,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先生的讲话内容。

 

 

 

 

 

 

社会创新的起源与发展

 

 

我的基本看法是,中国互联网有可能会让中国社会创新实现跨越式发展。大家知道,我国的社会组织、公益慈善事业一直都是非常落后的,不仅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而且落后于很多发展中国家。例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做了36国的非营利组织的数据,我们也做了中国的非营利组织的数据,对比之后,我们发现中国的社会组织在经济与就业等方面的贡献率不仅落后于发达国家,也落后于发展中国家。

 

在社会创新领域同样如此。从1986年德鲁克提出社会创新这个概念以来,90年代全球兴起了一场社会创新的运动,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尤以英国为代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推动本国社会创新。根据英国文化委员会网站2010年的数据,在政府的推动下,英国社会企业大概已经有68000多家;每年为英国经济贡献240亿英镑的价值,占GDP3%;有80万员工等等。

 

我们再来看日本2015年的数据,号称会企业20.5万家,占日本企业总数的11.8%;附加价值达到16兆日元,占GDP比重大概3.3%;领薪员工577.6万人。当然,他们的社会企业的定义比较宽泛。(但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无论是老牌的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发达国家,社会创新都是你追我赶。以社会企业为代表的社会创新,社会企业的概念直到2006年才开始引进中国。我国社会企业的数量与规模跟英国、日本等国都是没办法相比的。

 

韩国2007年制定了《社会企业促进法》,在我们国家,不要说法律,相关的扶持政策都非常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几年前中国不仅科技创新、管理创新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我国的社会创新更落后。对比之后,我们发现中国的社会组织在经济与就业等方面的贡献率不仅落后于发达国家,也落后于发展中国家。

 


 

中国“互联网+公益”的优势

 

 

但是这几年我们的印象发生了一些转变,这就是互联网带来的变化。“互联网+公益”或者“互联网+社会创新”确实与传统公益有很大的不一样,不管1.0、2.0,还是3.0或区块链技术下的公益,都极大降低了公众参与社会创新和公益慈善的门槛。

 

传统上,我们要捐款得去邮局、银行,要排很长的队,公众参与慈善非常麻烦。但现在由于有了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在手机上按几下按钮,款就捐出去了。由于互联网的兴起,很多方面变得很便捷。再比如说以前公众想要监督企业排污行为或者监督政府的行为,其实是很难的,没有渠道,也不太敢去监督。但现在由于有了互联网,监督会变的非常便捷。比如“蔚蓝地图”,公众拍张照片,上传到App上,就可以很好地发挥环境监督的作用。互联网使很多不可能的行为变成了可能。

 

互联网不仅让公众参与成为可能,而且让公众参与更加具有趣味性和体验感。以前公众参与(公益慈善)更多的是基于眼泪指数。这就是传统的公益慈善的模式。而互联网给公众参与慈善带来了很大变化,比如“蚂蚁森林”等基于互联网的社会创新,通过游戏的方式,吸引人们的参与,使得公众的参与变得很有趣味性。甚至谈恋爱的双方互相比赛,看看谁碳排放多,先在阿拉善种了树。这使得公益成为了一种很快乐而且很有体验感的活动。互联网引入公益和社会创新领域,确实带来了公众参与慈善方式的革命。

 

由于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公众参与公益传播的速度非常快参与的效率效果极大提升。以前公众参与慈善的传播,要层层审批,我们才能在媒体上看到报道。但现在每个人都是自媒体,信息传播速度极快。在北京发一个微信,非洲马上就能看到,这极大地增强了“互联网+公益”的效果和影响力。比如我们知道的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善品公社”项目,发出几条求助信,爱心商品顷刻间就销售一空,这就是电商扶贫的魅力;还有阿里巴巴,通过互联网发出爱心捐赠信息,能够很快得到全国人民甚至世界人民的响应,扶贫效率极大的得到了提升

 


葡京国际

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先生

 

 

 

中国社会创新的跨越式发展

 

 

正是由于“互联网+公益”的社会创新具有以上特征,我的基本判断是未来中国社会创新可能会实现跨越式发展以前我们上课,给学生举的社会创新案例,往往都是国外的,或者我国台湾或香港的案例,来自大陆社会创新案例屈指可数。但是这两年中国社会创新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社会创新案例正层出不穷,非常令人振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以及BAT等互联网巨头在公益领域的投入和搭建的平台,使得中国社会创新有可能会跨越式发展,超越欧美。

 

最主要的原因,很简单——中国网民数量多,号称已经有7亿网民,比很多欧美国家人口总量还多,这是我们实现跨越式发展很大的人口基础。我们的网民不仅数量多,而且参与公益、参与社会创新的情况也有飞速的发展,个人的社会企业家精神正在被激发出来。今日头条有一个统计数据,现在利用互联网捐款的最主要的群体是80后、90后,而且90后比80后捐赠的比例还要高,也就是说年轻一代利用互联网参与公益的人数越来越多。正是由于有了互联网新的技术,使得中国人的社会企业家精神被激发出来,类似邓飞一样的社会企业家得以脱颖而出。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以阿里、腾讯、百度、新浪等为代表的大的互联网公司有非常好的公益慈善理念和DNA。例如,阿里巴巴员工平均每人每年花3小时做志愿者。这些互联网巨头更是搭建了很多助推公益的平台,比如腾讯“99公益日”。中国以科技信息为基础的公益平台的搭建,使得“互联网+公益”的社会创新成为了可能。


还有一点就是中国的社会组织、社会企业开始重视互联网的作用;公民个人也开始利用互联网参与公共生活,且越来越普遍。这使得中国近年来涌现了大量基于互联网的社会创新项目,如环保领域,教育、卫生、打拐等领域都涌现出一批社会创新的优秀案例

 

未来,我相信中国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社会创新将蓬勃发展,特别是区块链3.0公益的到来,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的社会创新不再总是追赶欧美,而是让欧美追赶中国。我们也期待中国优秀的社会创新案例能够伴随一带一路的东风,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造福人类。

 

 

 

分享到:
澳门葡京赌场广水信息
澳门葡京赌场广水信息
葡京国际